蔚来遇贵人相助,媒体不唱赞歌也没要唱衰

2020-05-09 10:49:20 来源:未知

节前的4月29日,电动车行业发生了两件大事。

第一个,是4月29日,上海市委书记李强与埃隆·马斯克举行了视频连线,一方面介绍了上海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持续向稳向好态势;另一方面祝贺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在疫情期间取得了产销好成绩。

第二个,是4月29日,蔚来与合肥市建设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国投招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及安徽省高新技术产业投资有限公司等战略投资者签署关于投资蔚来中国的最终协议,并与合肥经济技术开发区就蔚来中国总部入驻达成协议。

第一个事情报道的媒体多,第二个事情报道的媒体少,而且还出现了唱衰的声音。

比如,今天笔者就看到一篇来某自媒体的文章《重组后的蔚来汽车:债务问题如何承担?》,得到腾讯、新浪、36氪等大平台的接连转发。看的出,负面文章永远会得到追捧。

但笔者通读全文后,却发现作者虽然号称是“零号分析师”,却没搞清楚蔚来中国投资协议的基础信息,其文章推论也难免错误。

比如,文章中说:

“但别忘记,对于蔚来的ADR持有者来说,最重要的一点是70亿注资中蔚来是要贡献43亿出来的,换句话说‘新钱’只有27亿元,因此隐含估值只能达到113亿人民币,并没有消息表面看上去那么诱人。”

我想,有可能是“零号分析师”没看到双方新闻稿的原因,导致了这个低级失误。其实,新闻稿说的挺清楚:70亿元人民币是由合肥市建设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国投招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及安徽省高新技术产业投资有限公司等战略投资者向蔚来中国投入的,而42.6亿元人民币则是蔚来上市公司主体除了注入到蔚来中国的资产及业务以外的现金投资。

此外,该文还说还有更大胆的结论:

“从本质上讲,蔚来的资产是在进行剥离,通过(将资产)转移到合肥进行资本重组,但是与此同时,公司现有的财务以及运营负债仍停留在ADR的位置,意味着将债务负担丢给外国股东和债券持有人来承担,这样的资产转移之所以能成功,只是因为新进投资者只占有25%的股份不构成控制权变化。”

这已经在暗示资产转移和利益输送了,作者真敢说,也不怕收律师函。

其实,蔚来上市公司主体NIO Inc.,是蔚来中国的控股股东,占比75.9%。而作为战略投资人的24.1%的股份,是来自合肥及安徽方面,而非NIO Inc.。作者给搞错了。由此,那段负债丢给海外股东和债权人,资产转移国内的推测,就站不住脚了。

话说,蔚来虽然流年不利,在2019年陷入了某种困境,但蔚来中国的投资协议还是披露信息比较充分的,认真读不会读不懂。

比如下面这张图,帮你秒懂蔚来中国的资产情况:

蔚来在困境之中释放了一个大消息,与合肥市政府达成战略协议,这显然是一个颇具提振效果的战略进展。很多人猜测,这与未来的常年合作伙伴,也是蔚来的贵人——江淮汽车从中穿针引线有关。

其实,2020年到来之后,在2019年陷入低谷的蔚来汽车,已经有了很多值得关注的起色。

比如,乘联会数据显示:3月份,蔚来交付新车1533辆,同比增长11.7%,环比增长116.8%。4月环比增180%。

蔚来旗下车型ES6也保持了稳定的销量,自1月份起连续3月进入新能源汽车TOP榜前十,3月份累计销售1479辆,拿下了第8名,也是销量最好的造车新势力车型。此外,新款的ES8也已经于近日交付。

你看,在疫情中反弹的新造车企业,不止有特斯拉。

实事求是讲,未来的2019年真是很不顺利,不可否认,这里有蔚来自身的原因,也有资本市场大环境的原因——在2018年中国新能源汽车销量首次迈过百万辆大关后,2019年新能源车市出现首次负增长。实际上,即使没有发生疫情,电动车市场饱和并进入品牌淘汰赛,已经是比较明显的趋势。但蔚来遇到的问题,特斯拉也遇到过,并且至今还在继续在全球上演。

但似乎新造车势力的一个小阳春已经来到:

3月31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了将新能源汽车购置补贴和免征购置税政策延长两年。对于正在经历寒冬的整个汽车行业来说,补贴退坡暂缓,无疑为新能源车商们提供了更久的回暖时间与更多的自救空间。

而对于蔚来这样的中国头部新能源车企来说,显然是更为有利的。

还是那句话,蔚来是出现过问题,但媒体还是应该鼓励为主。浪子回头还不能踢屁股呢,何况,在老贾的造车梦破碎之后,蔚来汽车是中国格调最高的新造车企业了。从Promise到Deliver,李斌似乎还没让车主失望过。